您现在的位置:-->【良师益友】 -->【大宝师尊

 

光老和尚
光老和尚乃智德法师之得度恩师】

★满光老和尚简介(忆“师父”)
● 作者:智德法师
  光老和尚,法名“果香”,“满光”乃是法号。四川省资阳人氏,俗姓刘,名字却记不得了。生于癸丑年( 1913 )农历八月二十八日未时, 1987 年农历十一月初三日子时于四川省德阳市白马关万佛寺圆寂,享年 75 岁。
  自从在恩师座下得以剃度后,侍奉在恩师座前的时间很短,恩师在世时又很少提及个人事情,这可能与恩师不喜张扬的个性有关。时间流逝将近 20 年了,也将记忆冲得淡淡的,没有办法,只好从这淡淡的记忆中去努力搜寻,写一些有关恩师的事迹,以作怀念,更为报恩。
  恩师少小出家,童贞入道,大概在十七八岁时,在峨眉山金顶华藏寺依止融老和尚剃度出家。如果按辈份论,与能海上师是戒兄弟的永光法师还要叫恩师一声“师叔”呢。峨眉山金顶华藏寺是宝掌千岁座下的临济杈派,有关宝掌千岁老祖宗的圣迹,说来话长便不说了,想要知道的佛友,容以后再说。
  峨眉山金顶华藏寺的传承如下:
    原明通天肇  兴隆继祖芳
    心圆传圣果  永证悟真常
    性彻能仁道  归宗续远昌
    光辉宏觉慧  妙理达全香
  【本人法名“永中”,法号“智德”,俗名:黄德中。师兄智常法师,法名“永证”,法号“智常”。均属永字辈。】
  一九三四年21岁时,在成都文殊院受戒,与已故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正果法师是同堂得戒。受戒后便到处参访求学,曾到浙江宁波观宗寺亲近依止天台宗泰斗谛贤法师学习天台教观。
  一九八一年恩师又去五台山广宗寺增(增益)受大戒,据恩师回忆,文化大革命时,他被逼迫到某公社养蜂为生,独自一人,过着孤独、寂寞、清贫的生活。所以在宗教政策落实后,要增受一下大戒,就是重新受一次戒,以求戒体清净,鲜白若冰。一九八二年应允戒兄弟的盛情邀请,住锡福建省福州市嶺头乡林阳禅寺,协助方丈广贤法师兴旺该寺。凡是丛林规矩,比如“半月布萨诵戒”、“早晚二时课诵”、“中午托钵过堂,斋毕大殿回向”、结夏安具、冬天打七(以佛七为主、禅七为辅)等等都一一行持起来,一则让青年僧侣受正规的传统丛林教育,二者使丛林成为正规的传统丛林,以身教言传弘法利生。同时发大心,放千堂焰口,利济饥火煎熬的孤魂野鬼。   一九八六年离闽回川,在海山法师的热情恭请下,安住于四川省德阳市白马关万佛寺,并助法师弘法利生。因年事较高,身体较差,常常闭门谢客专心念佛,以期极乐。于第二年冬天,在万佛寺圆寂。恩师在入寂前的一个时辰(二个小时),吩咐我诵一遍比丘戒、菩萨戒给他听,因当时万佛寺停电,我向师父请求明天再诵,当时师父也同意。谁知一个时辰后恩师便圆寂了,当时也是停电,照明用的是腊烛和手电。恩师在圆寂的时刻,我特别注意用手电照在一张西方三圣像上,把三圣像对准师父的眼睛,让师父看着阿弥陀佛圣像,听着阿弥陀佛圣号圆寂。我当时虽然特别痛苦,却是一面大声念四字圣号,一面观察师父的脸部表情,安祥如生,似睡着似的。第二天,我想比丘戒是尽形寿,也正在助念,便没有再诵戒给师父听了。我这一辈子,在记忆当中,没有欠别人什么,唯独欠了我的恩师一遍比丘戒与一遍菩萨戒。
  恩师圆寂后,万佛寺所有的僧人和居士,自觉的分班到恩师的灵前助念,助念了七昼八夜。在火化以前,恩师的面容跟生前一样,引来寺周无数群众前来观看。在恩师助念的日子里,恩师的大徒弟,也是最得意的徒弟——智常法师,和二三位有积蓄的师兄弟,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学着古德,为恩师得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上品上生,天天打无遮大斋,寺院僧人一人一斋一红包。寺周百姓只要愿意来,除饱餐一顿外,还一人一毛巾。同时,白天普佛,晚来焰口,连续十天,当时万佛寺的僧人个个欢天喜地,对满光法师的徒弟们斌斌有礼。
  恩师的一生,是平凡的生,淡泊的一生。但恩师平凡、淡泊的人生,却有着不是每一位出家人都做得到的过人之处:恩师收徒较为严格,一生之中收徒不多。先是外观言行,然后再用《一掌金》算其生辰八字,二者结合,可者则收,不可者力拒,决不滥收徒弟,常言猴急徒弟,败坏佛法。既收为徒,定负教育之责,不宠亦不会不管。本人与师兄智常法师八二年先后一月拜于恩师座下,八三年恩师则送师兄智常法师去广化寺求学,因名额有限,则送我去五台山受戒、学戒。有一次我要买一本《现代汉语词典》,需费二十五元,恩师则寄三十元。还有一次,恩师把我召回身边作事,单边路费需三元,恩师则寄七元,往返路费都有了。我的恩师总是这样,不多给钱与徒弟,以防宠坏,成为花花荡僧。
  恩师一生节约勤俭,中等以上的饮食衣物均施他人,自己总著粗布麻衣、食粗茶淡饭。不吃鸡蛋,不饮牛奶,不喝茶,不穿毛线衣裤。今天想来,崇敬之心犹存心中。而且还常常用父母之名,将省吃俭用的净资施作建寺、印经、斋僧之用。虽然七十多岁了,只要体魄健康、精神健旺,个人之事从不假手他人,必躬身操作,即使有徒弟在身边,亦是自己打开水、洗衣服、倒夜香、扫地板。这种培福惜福的榜样,使我惭愧,令我汗颜,以后力学师父,以报师恩。
  恩师年纪愈老,用功愈勤,心系极乐之情更切。他老人家把心心念念都放在“生死事大”上边。除了熟读净业的“三经一论”之外,更把阿弥陀佛的四十八大愿背得滚瓜烂熟,一天从早至晚,多数的时间都排在念佛的“日课”上,至于念到什么境界,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的大师兄智常法师说,我们恩师在圆寂的半年前曾告诉过他恩师半年后会走的事。恩师圆寂时虽不曾有什公瑞相,如异香满室、天乐鸣空等等都没有,但安祥而逝,毫无痛苦,逝后面如生前,却是我亲眼目睹。
  以上所叙,仅是凭我个人对恩师的记忆,因时隔较久,又很少在师父身边侍奉师父,对于师父的许多功德和福德并不知道,也不敢对师父的功德和福德乱编瞎造,浮垮一通,既对不起师父,也对不起读者。说实话,我的剃度恩师上满下光老和尚,虽不是出名的高僧、名僧,但他的言行,实实在在堪为末法时代出家人的典范。令人学习,以不负出家之志。

海老和尚
海老和尚乃智德法师之得戒上师】

★清海上师简介
●资料来源:“五台山大圆照寺”网站
   清海上师( 1928 — 1991 ),自幼聪慧,眼具双瞳, 17 岁出家, 19 亲近海公上师前受戒,从此一直跟随海公上师,获全部的仪轨传承,注重显密圆融,修大威德本尊。
  上师原籍河南省南阳市邓县林巴镇,生于1928年中秋节。俗姓吴,名清圆,在 5岁时,母亲去世。父亲也相继去世,寄住在后母的妹妹家,曾一度为丐;年十三岁时,受一位叫戴子厚的中医影响接触佛法。戴老先生是佛教信士,常诵《金刚经》。不久上师能将《金刚经》背诵如流,对佛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经常去当地居士们集会的“善人堂”,掌握了一些佛学基本常识及念佛仪轨,经常到附近的香岩寺接受佛门清静庄严的僧侣生活。
  上师17岁时,萌兴出尘之志,于香岩寺礼如一为师,开始了真正的出家生涯,后又进入陕西双喜寺学修佛法。此间闻说能海上师于四川灌顶传戒,不辞万里跋涉,翻山越岭,风餐露宿,历尽限险困苦,数月奔波,方抵四川宝光寺。正式受戒,戒师为深德(又叫妙轮)。19岁时,受海公上师正宗加持,携往在汉地开建的金刚道场成都近慈寺安居。从此上师一直跟随海公上师,未曾远离,1953年海公上师率领部分上座师来到五台山清凉桥的吉祥寺,上师也追寻而来,一直在海公上师身边。
  在吉祥寺,每日修学之余,还种树造林,牧牛耕地,吃苦耐劳。并有“吃苦头陀”之称,遂成为五台山吉祥寺金刚道场的独当一面的维那。凡举行传法灌顶时,都需设置坛场,上供等诸多仪式,如主持毗卢法会,就要结四百多种手印,一般人很难学全。清海上师由于勤学苦练,智慧超人,学会了全套仪轨,并得到老上师的全部仪轨传承。
  直到1967年海公上师圆寂。一年之后即1968年,迫不得已,告别文殊圣地五台山,回到老家,以拉板车为生计,方便众生。不断地为人讲佛教道理,不舍微细法。道心坚定,保持戒德,拒谈婚姻之事。一有空暇,即念诵经典;一有积蓄,就寄给清凉桥的证真和尚。无论漂泊何处,始终不忘佛门,报佛宏恩,利乐有情。
  1978年,彻底结束“文化大革命”,恢复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清海上师回到了五台圣境,接受佛教协会的安排,住锡于广宗寺。当他来到广宗寺时,满目凄凉破败,一片废墟,塑像残缺不全,面对广宗寺的现实局面,他萌生大愿:一定要将广宗寺建成一处清净庄严的文殊道场,上求圆满佛道,下化烦恼众生。在上师的带领下,补墙添瓦,彩绘佛像,广宗寺日渐修复,徒弟也越来越多。
  于1984年初,上师率徒移锡圆照寺。圆照寺是一座大寺,占地面积1.26万平方米,分三层院落,依次升高。清海上师初到圆照寺,寺容寺貌,不忍目睹,师之心愿更加深切,兼之其是国家大规模投资维修五台山的寺庙,遂生起完成海公上师遗教,启建金刚道场之宏伟设想。在天王殿内,补塑了四大天王像,新塑了弥勒菩萨和韦陀菩萨像,在大雄宝殿,补塑了三世佛像、三大士像及十八罗汉像;在都纲殿(又叫后大殿)内新塑了宗喀巴大师和其二大弟子像以及四臂观音像、毗卢佛像。以及后来建成的五百罗汉堂和藏经楼,亦是清海上师发心募捐兴起。
  上师的佛学根基深厚,异于常僧,对于《往生咒》的念诵是无师自通、出自天授,而且尚在未出家之时,谁也没有教他,就能完整无误的念诵出来。上师志向远大,愿力坚深。上师从未接爱过正规教育,却精通佛教甚深法义。以至森罗万象,涵义叠涌的方块汉字,“没有一个字能难得住上师!”,上师有坚定的信念,顽强勇猛的钻研精神,以倍于常人的刻苦,开启出源源不断的智慧,谙熟于心、融会贯通。上师对文字理解、掌握和运用的能力实在不可思议。
  清海上师时刻不忘海公上师的遗教,于显密各宗,次第修习,深入法要,贯通融会。1978年再上五台山后,整理能海上师的遗稿,发心弘传般若教法,建立殊胜的金刚道场。早在广宗寺时,他已开始传戒收徒,讲经说法,培育僧才,续佛慧命。他为法忘躯,不顾个人年老体弱,经常带病为僧众开演大法。为使佛法久住世间,竭力培养僧才,弘扬戒律。所以,他常说:“法律虽严,不斩无罪之人;戒条繁多,尽为成道阶梯。倘若信守佛法,举止动措自与戒律无违;倘能发菩提大愿,阐扬圣教,心念行为不期然与毗尼相合,即会办道成佛。”因此,清海上师戒行十分严谨。他曾为弟子们讲过《比丘日诵》、《比丘戒本》、《律海心要》、《四分律》等等。上师主持的道场十分重视戒律的修持,弟子们个个都很注重威仪,即使极微细的戒律,也都秋毫无犯,充分体现了般若宗风。
  清海上师不仅重视戒律,以身作则,而且还经常为弟子们讲经说法。自1978年以来,就讲解了《大般若经》、《缘起赞》、《大日经》、《金刚顶经》、《苏悉地经》、《稷悉地经》、《瑜祗纸》、《要略念诵经》、《定道资粮》和《现观庄严论》、《中观论》、《因明论》、《俱舍论》、《菩提道灯论》、《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密宗道次第广论》等等。
  上师生活俭朴,时刻以释迦“衲子”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愿意有一点点特殊享受。弟子们现在还留着他的一条穿了十几年的裤子,补满了补丁。他对弟子的要求十分严格,但也很慈悲,总是尽可能地关心他们,督促他们勇猛精进,弘法利生。他说:“出家人修行,重在发菩提心。以大悲心精进修持,就会产生般若智慧,成就菩萨行”。
  上师的禅定功夫颇深,但他从不耽于禅乐,也不眩耀自己,更不欺世惑众,而是默默无闻地闭关实修,体悟自性,是五台山实实在在的一位密宗高僧。 1991 年农历三月初四,清海上师预知时至,无疾坐脱,潇洒自在。弟子们不忍火化,在清凉桥建造肉身塔,上师是一位大成就者。
  清海上师是五台山的一显密双修、解行并重、外具罗汉相、内彻法源底、讲经弘法、逗机传教、弟子遍及国内乃至港澳等地的金刚上师,其著作有《五台山灵鹫中峰大圆照寺树碑记汇集》等书,辞繁义奥,理幽道高,标新立异,意味深长,激励后学深入宝藏,承扬正法。

定老和尚
定老和尚乃智德法师之得法上师】

★清定上师简介
●资料来源:“蜀中净土●乐至报国寺”网站
  清定上师,俗名郑全山,浙江省三门县高枧乡高村人,生于光绪廿八年冬月十七日,生前为成都昭觉寺方丈,中国佛教协会暨四川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成都市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都市委员会常务委员。
  清定上师出身于世代信仰佛教的家庭,素受佛门薰陶。 1920 年毕业于广州大学哲学系,因品学兼优而留校。甫半年,出于爱国热情,投笔从戒,考入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即黄埔军校)第五期步科就读,旋又考取南京国民党政训研究班,毕业后被派往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政训处工作,初任少校秘书,继调南京,历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军事交通研究所中校处长,中华民族复兴社上海分社助理书记,先后两次主办上海大中学生集中军训,任上校政训主任,后调两广,任第四战区党政军干训团上校训育处长,第四战区政治部上校主任。在重庆,任中央高级党政军干部训练团少将政训主任等职务。宦海浮沉,不忘民间疾苦, 1941 年 5 月 3 日(农历辛已年四月初八)基于不满政治腐化的现实,发愿弘扬佛教庄严国土,利国利民,萌出尘志,主动到重庆南岸狮子山慈云寺,依澄一法师座下出家,并于同年冬月十七日,到成都昭觉寺依慧老和尚座下受具足戒。
  清定上师得戒后,静住经楼,博闻强识,编习经律论三藏。 1942 年,能海上师从西藏学法归来,经宝光寺方丈贯一大和尚介绍,清定上师往文殊院听能海上师讲《菩提道次第》,发起深信,决定依止老上师学修密法,听经圆满,随侍能海上师去宝光寺听讲比丘戒。四月,随能海上师往近慈寺结夏安居。一次在听完老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及比丘戒后,郑重在老上师面前发愿云:
        归依上师三宝尊
        正法久住我发心
        世世出家持净戒
        广建三宝转法轮
        众生罪苦我代受
        善根利乐施有情
        一一令发菩提心
        自他佛道稳速成
  【智德法师按】右图之清定上师墨宝原稿由智德法师珍藏,转载请注明出处。
  听其发愿后,能海老上师一句一句为上师印可,并嘱每日诵念此愿,行愿无尽,即身成佛。
  近慈寺为能海上师于汉地开建的藏密金刚道场,向以学修精严著称。僧人学法,以资历分住各堂,次第森严。法师初住学戒堂兼沙弥堂堂主,次年,因行持勇猛,资量具足,即进住加行堂,1945年进入金刚院,随侍能海上师往彭县龙兴寺安居,听讲授文殊大威德本尊,修行成就《生圆次第》。1946年即代能海上师应请往武汉、上海一带宏法讲经,组建上海金刚道场。在沪期间,上师广弘密法,依止学法者甚多,曾主持和平息灾法会,并主修藏密,同时,亦得能海老上师正式传法,负责上海金刚道场。讲经圆满后,就地住藏经楼阅藏,读完六百卷《般若经》。返川后,遵能海上师嘱主持重庆金刚道场。1948年,奉能海上师命往南京、上海宏法,应赵补初、倪正和等大居士所请,住上海觉园主持班禅纪念堂,成立上海金刚道场。
  因清定上师解放前有着不寻常的经历,1955年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他以佛门比丘宽大胸怀,违缘顺缘,随遇而安,以代众生受苦的精神,二十年如一日悉心行持,终得大自在。1976年初获平反昭雪后,不忘济世救人,甘愿回家乡行医。 1980 年由中国佛协介绍往天台山国清寺弘法。1984年应成都石经寺僧人殷请回寺任首座。 1986 年移住昭觉寺,不辞八十四岁高龄,发深宏大愿,承担提振道风,培植僧材,重辉祖庭的历史重任,几年来普修殿堂,塑刻佛像,重建昭觉寺大雄宝殿,规模宏大,清净庄严,为世人所瞩目。
  由于印契了该寺古德 [ 明代 ] 道魁祖师之预偈:“树包碑,檐瓢飞,柱头落地祖师归”。(清定上师回昭觉,悬空之柱头落地,檐瓢早已不翼而飞,菩提树飞速猛长,将石碑包得丝毫不现)。故世人称之道魁祖师再来,法威顿长,贯横海外。
  清定上师戒行高洁,修法行持不舍昼夜,长年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九十高龄依然精神,受到四众弟子钦仰。几年来,全国各地甚至海外,有数四十万皈依受戒,灌顶传法。
  清定上师爱国爱教,融为一体。根据佛陀教诲,力倡“三个统一”(爱国主义与爱社会主义;爱国与爱教;爱国主义情感与爱国主义行为),已成为新时期佛门弟子共应遵循的准则。他每行持不忘祈祷世界和平,祝愿祖国昌盛,热切期待祖国统一。1989年 8月,应美国万佛城宣化上人(禅宗四十【五代 】祖师)之邀请,随中国佛教协会赴美弘法团到美国,因德高望重,被礼请为羯磨阿阇黎,为来自欧美各国的一百六十余名僧俗弟子授戒,并以佛门真实不虚介绍祖国稳定、团结、进步形势,谢绝当地僧众殷切的恳留,返回祖国,重兴祖庭。法师颇受高僧大德敬仰,赵补初说:“清定上师是中国一位不可多得的高僧”。
  昭觉寺的全体僧人在清定上师率领下,使寺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赞誉。清定上师依然历尽辛劳,继往开来,在大雄宝殿落成开光后,继续修建供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大圆通宝殿及为传戒修禅的大禅堂。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以不负美好的时代。
  上师一生戒行高洁,修法行持不舍昼夜,每天只休息两三个小时,依然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笔者有幸曾于1995年冬一日凌辰二点多钟,亲见上师,以90高龄,仍领众上殿读诵密宗早课,深受感动,上师之慈悲音容笑貌,至今回味,令人难忘。
  密法修持注重师徒相契,心心相应,学修方可成就,上师与自己根本上师便具此种相应关系,对能海老上师之教,上师能心领神会,并如法行持,对依止善士,听闻正法,法随法行,悉皆依教奉行,深得老上师之欢心。特别是上师违缘即将现前时,能海老上师多次为上师开示,嘱师要发大愿,以菩提大悲拔苦与乐,以欢喜忍受之心情看待一切,不起任何畏惧之心。念念不忘上师三宝,念念不忘父母众生,念念不忘无常无我,能如此想,则十方三世诸佛所供护念。上师铭证师教,再三顶受,永志不忘,且在危难示现时,亦如此应用,如如不动,无所畏惧,度过一切难关。上师能与能海老上师师徒相契,堪为修行者学习的典范。
  一代高僧清定上师已于1999年圆寂,自在往生。缅怀上师一生弘法利生之功绩,以激励后来者继续上师弘法之事业,为佛法的振兴而努力,同时亦祈盼上师早日倒驾慈航,重回娑婆,化度有情,令成正觉。

晋美彭措仁波切
【晋美彭措仁波切乃智德法师之得法上师】

★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略传
●资料来源:“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 ”网站
   顶礼金刚上师及怙主妙吉祥!
  妙吉祥文殊童子化身之圣者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伟大生平事迹与外、内、密诸功德事业,实非一般凡夫人所能窥测,然以共同所知之事实,仅在此作一极简略之介绍。
  上师于前世,曾以极多自在深藏之化身,普度众生,如为金刚藏菩萨、三十三天中的大圆满法主贤护天子、释迦佛之姨母摩诃波舍波提、莲花生大师的殊胜弟子拉朗金刚降魔等,于其上世为藏地著名之伏藏大师、十三世达赖喇嘛之经师列绕朗巴尊者,列绕朗巴尊曾在其晚年所写的《洛若寺未来授记》中清楚地列出了七项不变的标志,以指示人们来辨认自己的后世。后来,完全按照这七项不变的预言,在藏历火鸡年(公元1933年)佛降魔佳日时的神变月(元月)之吉祥日初三,法王晋美彭措安祥地诞生了。自降生之日起,上师晋美彭措就具有俱生无伪的菩提心,并圆满了前世修行大乘道的标志。
  上师六岁时,因虔诚祈祷文殊狮子吼得加持相,不经学习便掌握了读的写,显密经论的大致教义亦已通达。十四岁时出家,十五岁时,因诚祈全知麦彭仁波切,生起大圆满殊胜觉悟。十八岁时,到石渠江玛佛教大学校,依止大成就者土单曲彭仁波切等众多上师,以一个普通学僧的身份而苦行求法,六年中广学显密经论,并接受很多殊胜密法之灌顶与传承。二十二岁时受比丘戒,二十四岁起,回到色达洛若寺传法,在二十六岁以后的二十多年佛法遭受不幸的艰难岁月中,仍为有缘弟子秘密地转法轮。
  其后,在一生的度生生涯中,法王如意宝曾示现了种种无碍之神通与不胜枚举的成就标帜,以调化众生,并开取出众多伏藏,其功德可归纳为具足智慧、悲愿宏深、清净戒律与弘法利生,而广转法轮是上师晋美彭措最主要的弘法利生事业。(这些功德神通事迹在其它广述的传记中皆有详细的记载)
  一九八○年,上师在色达大密成光身静处,创建了修学不偏佛学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从此出家学僧日益增多,至今常住僧人已达五千余人。上师除在本院讲经传法外,也应邀前往世界各地灌顶传法,普度众生。
  一九八七年,上师和一万多僧俗朝拜五台山,共同发愿;一九八八年,应班禅大师的邀请,上师前往北京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传法;一九九○年,上师应印度宁玛派教主、大成就者白玛洛吾的邀请赴印传法,同时也前往尼泊尔、不丹等国传法并开取伏藏;一九九三年,上师于学院主持四十余万众参加的极乐大法会,进行将无数众生引向极乐世界的伟大事业,同年,应西方国家的邀请,法王一行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环球宏法活动,其足迹遍布到美国、日本、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台湾、香港等国和地区,上师名号迅速传遍欧美;一九九四年于新龙县上师主持极乐大法会,天空降下许多珍贵的舍利,如是已有众多汉族弟子迎回汉地起塔供奉,以作众生之福田,是年,上师在藏区约二十余县,历时三个月,整顿佛教并广转法轮;一九九五年二月,法王如意宝在学院主持盛况空前的十万持明大法会,四月又应邀出访新加坡、马来西亚;一九九七年初于学院举行自在祈祷大法会,取得圆满成功,不可思议地,再次感应显现出各种各样珍贵的舍利……
  在二百多年前,大成就者多珠根桑银彭的《未来预言》中写到:“色啊当天喇沟处,吾金化身名晋美,赐给四众菩萨徒,显密正法如明日,利生事业高如山,清净徒众遍十方,结缘其者生极乐。”此预言了上师的名号、眷属、地处及事业;特别是凡与上师结缘的所有众生,必定能往生极乐世界。如是,授记中所说的宏法利生事业如今正日日增上。
  最后让我们共同祈祷:愿法王晋美彭措
  永久住世
  常转法轮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