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双击自动卷屏 
上传时间:2006-11-7 13:44:53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中国佛教中的一个宗派。由于这个宗派是隋朝天台山(今浙江省天台县境内)智顗所开创,后世就称它为天台宗。这个宗的教义正依《法华经》,所以也称为法华宗。本宗的学统是龙树、慧文、慧思、智顗、灌顶、智威、慧威、玄朗、湛然九祖相承。因为天台宗的教观要领“三谛圆融”之说的根源,据他们自称,出自龙树论师。据《摩诃止观》卷一(上)说,慧文禅师在高齐之世(550~577),在江淮间力阐禅观,他的用心一依《释论》(即《大智度论》),而此论是龙树所说:又据《佛祖统纪》卷六指出,慧文因看到《大智度论》卷二十九中有“三智(道种智、一切智、一切种智)实在一心中得”之说,及《中论》卷四“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一偈,悟入“一心三观”的观行方法,并传给南岳慧思,慧思又由《法华经》义旨构成诸法实相论,于是“一心三观”和“诸法实相论”遂为此宗的主要思想。他日间谈义理,夜间禅观思维,对当时北方偏重禅法,南方偏重义理的学风有所转变。梁元帝承圣三年(554),慧思入河南光州大苏山,陈·光大二年(568),到湖南的南岳,一直住到宣帝太建九年(577),在那里圆寂。他的诸法实相论,主要发表在他的《大乘止观法门》一书中。慧思的弟子很多,其中智顗(538~597)最为杰出。


  智顗于陈文帝天嘉元年(560)往大苏山跟慧思修法华三昧,所有语解,得到慧思的赞许。陈·光大元年(567)智顗到金陵,这时他三十岁。太建元年(569)受请居瓦官寺开讲《法华》经题,并讲解《大智度论》,演说禅法(即现存《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并着《修习止观坐禅法要》(简称《小止观》)及《六妙门》等。他在瓦官寺前后数年,受到陈宣帝和群臣的礼敬。陈·太建七年(575),他和弟子慧辩等二十余人入天台山,居住十年。陈·至德三年(585)应后主之请,重到金陵。这时,他对于佛教的教义和观行构成了自己一家的教法。他以《法华经》为宗要,以《大智度论》为指针,并参照诸经论,组成他的学说系统。陈后主祯明元年(587),他在金陵光宅寺开讲《法华经文句》,隋文帝开皇十三、十四年(593~594)他在荆州玉泉寺演说《法华经玄义》和《摩诃止观》,都是由他口述,由弟子章安灌顶(561~632)笔录成书,后世称这三部书为“天台三大部”。


  这里所说三大部的先后次序,是根据章安从智者听讲笔录成书说的,如从智者本人讲说而言,他最初是陈·太建元年(569)于瓦官寺讲说《法华玄义》。此外,又著有《观音玄义》、《观音疏》、《金光明玄义》、《金光明文句》、《观经疏》等,称为“天台五小部”。他的学说,除继承和发展了慧文、慧思的一心三观之外,在教义上吸取了南朝盛行的三论、涅槃二系的思想,兼批判和摄取了“南三北七”的十家判教之长而倡导圆顿教规。因此,智者实为创立天台宗的宗祖。


  灌顶继承智顗之学,建国清寺,敷讲师说,著有《涅槃玄义》、《涅槃经疏》及《天台八教大意》、《观心论疏》、《天台智者大师别传》、《国清百录》等。灌顶传智威,智威传慧威,慧威传玄朗,相继传承。玄朗之下有湛然,以中兴本宗自任,著有《法华玄义释签》、《法华文句记》、《止观辅行传弘决》等“天台三大部”的注释。此外,还著有对抗贤首宗和唯识宗义的《止观义例》和《金刚錍》,又有《止观搜玄记》、《始终心要》、《止观大意》、《五百问论》等,天台宗义至湛然而条理化。


  湛然传道邃、行满,日僧最澄偕其弟子义真于唐·真元二十年(804)到天台,从道邃、行满学台宗教义,并依道邃受菩萨戒,次年(805)携着中国赠送的佛教经论疏记二百余部回国,于比睿山开创了日本佛教的天台宗。至十三世纪,日僧日莲根据此宗所依《法华经》的理论,主张称念“南无妙法莲华经”经题,创立日莲宗。后来又派生出日莲正宗和灵友会等,现代又有创价学会和立正佼成会的产生。


  道邃之后有广修,晚年遭逢会昌灭法。经唐末五代之乱,此宗的教典多遭湮灭,仅在观行方面有物外、元琇、清竦、义寂师弟相承而已。义寂通过当时信奉佛教的吴越王钱俶,遣使到高丽(一说去日本)访求天台教典,高丽沙门谛观(《天台四教仪》的作者)送来了若干论疏和著述,因而使天台教典由湮灭而复兴。义寂的弟子,有高丽人义通,义通传知礼与遵式。知礼七岁出家,二十岁从义通习天台教观,后来就继承义通的法席。


  宋真宗咸平六年(1003),日僧寂照携带其师源信关于天台教门的疑义二十七条前来问知礼,知礼作了《问目二十七条答释》。知礼著有《金光明经文句记》、《金光明经文义拾遗记》、《观音别行玄义记》、《观音别行疏记》、《观无量寿经疏妙宗钞》、《十不二门指要钞》及《大悲心咒行法》等数十部。当时,天台宗内部因争论智顗所撰《金光明玄义》广本的真伪问题而分裂为山家、山外两派。先是义寂同门志因的弟子晤恩,着《金光明玄义发挥记》,否定广本是智顗的真作,而主“真心观”;知礼起而难之,认为广本是智顗的真作,而主“妄心观”,于是展开一系列问题的争论。知礼的弟子梵臻、尚贤、本如称为四明三家,传知礼之说,自号为山家。晤恩的弟子源清、洪敏,源清的弟子庆昭、智圆,庆昭的弟子咸润、继齐等被贬为山外。山家、山外两派间,以《金光明玄义》广本真伪为争论的起点,以观境的真心、妄心为中心,兼及事具三千诸法与否等义的论题,彼此往返辩难,前后七年。但山外派的主张,有他宗立说的影响,故被山家斥为不纯,其势力不久即渐衰歇。知礼门下三家,传承有人,而广智一系传承更久。《佛祖统纪》的作者志磐,传为广智的十世法孙。


  本宗在元代,有杭州下天竺寺蒙润,作《天台四教仪集注》。其弟子有杭州演福寺必才。又有怀则,作《天台传佛心印记》。到明代末叶,有传灯,尝从百松真觉受天台教观,后来在幽溪高明寺立天台祖庭,所著有《净土生无生论》一卷等。嗣又有蕅益智旭,虽不以天台一宗的学者自居,但所著《法华经会义》十六卷、《玄义节要》二卷、《法华经纶贯》一卷、《教观纲宗》一卷、《教观纲宗释义》一卷、《大乘止观释要》四卷等书,于天台教义颇有发挥。清初,顺治年中(1644~1661),有天竺内衡,弘扬天台教观。康熙年间(1662~1722),有灵耀撰《四教仪集注节义》一卷、《补定摩诃止观贯义科》二卷。乾隆年间(1736~1795),有性权撰《四教仪注汇补辅宏记》十卷等。


  本宗所依的经论,如湛然在《止观义例》卷上所说:“一家教门以法华为宗旨,以智论为指南,以大经(涅槃)为扶疏,以大品(般若)为观法,引诸经以增信,引诸论以助成。”本宗于《法华》一经的意旨,有其独特的见解。智顗以五重玄义解释《法华》经题,即(一)以法喻为经名,(二)以诸法实相为经体, (三)以一乘因果为经宗,(四)以断疑生信为经用,(五)在分判佛一代教法为五时八教中,而以此经为无上醍醐、纯圆独妙为教相。


  本宗的著述,如上列举智顗、湛然、知礼的著作为一宗教观的重要宗典外,而灌顶的《八教大意》、谛观的《天台四教仪》、智旭的《教观纲宗》,则是此宗入门之籍。


  本宗的判教为五时八教。五时,是将释迦一代说法分为五个时期,即华严时、阿含时、方等时、般若时、法华涅槃时。五时是就说法对象的根机利钝而建立的。并就上述五个时期所说之法,分作化仪四教和化法四教二类。化仪,是指释迦说法所用的仪式和方法,有顿、渐、秘密、不定四种。化法,是按释迦五时说法的教理浅深,有藏、通、别、圆四种。八教穿插在《法华》以前的四时,《法华》为最后时期的说法,被判为化导的终极,纯圆独妙,高出八教之表。


  本宗的中心理论是诸法实相论,渊源于南岳慧思。他说一切诸法当体即是实相,而万有差别的事相皆是显示法性真如的本相。此宗所立“圆融三谛”及“一念三千”即为说明此义。


  智顗的圆融三谛,在于说即空、即假、即中的统一精神。他认为一切事物都由因缘而生,没有永恒不变的实体,叫做“空谛”;一切事物其中虽无永恒不变的实体, 却有如幻如化的相貌,叫做“假谛”;这些都不出法性,不待造作而有,叫做“中道谛”。随便举一个事物,他认为既是空,又是假,又是中,所以称为圆融三谛。换句话说:“空”离不开“假”和“中”;“假”离不开“中”和“空”;“中”也离不开“假”和“空”。


  所谓“一念三千”,此宗认为一心具有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以上称六凡),声闻、缘觉、菩萨和佛(以上称四圣)十法界。但这十法界,不是固定不移的,“六凡”可以向上到达于“佛”的地位,而“佛”也可以现身在“六凡”之中,这样十法界相互具备,就构成“百法界”。接着,它又分析十法界所依之体,基本不外色、受、想、行、识五蕴,叫做“五蕴世间”;由五蕴构成有情(动物等)个体叫做“有情世间”。此外,还有所依住的山河大地,叫做“器世间”。十法界各具这三种世间共有三十种世间。依此推算,百法界就具有三千种世间了。在佛教中所谓“六凡”、“四圣”乃至整个宇宙,在智顗来看,都不过是“介尔一念心”的产物。没有这“介尔一念心”也就没有一切。


  本宗理论还有“三法无差”、“性具善恶”、“无情有性”等说。“三法无差”是佛法、众生法、心法三种。虽有自他、因果不同,而三法的体性都具足三千,互摄互融,并无差别。“性具善恶”是一切诸法既无一不具三千,所以染净善恶都可视为天然的性德。如来不断性恶,但断修恶;阐提不断性善,但断修善。“无情有性”是依据色心不二的道理,说明佛性周遍法界,不因有情无情而间隔,所以一草一木,一砾一尘,都具有佛性。


  本宗的观行,即在实修一心三观、一念三千的观法。至于修观的行仪,如《摩诃止观》所说,有常坐、常行、半坐半行、非行非坐四种三昧。


  观前加行方便,有具五缘、诃五欲、弃五盖、调五事、行五法二十五种。具五缘是:持戒清净、衣食具足、闲居静处、息诸缘务、得善知识。诃五欲是:诃色、声、香、味、触欲。弃五盖是:弃贪欲、嗔恚、睡眠、掉悔、疑盖。调五事是:调食令不饥不饱,调眠令不节不恣,调身令不缓不急,调息令不涩不滑,调心令不沉不浮。行五法是:欲、精进、念、慧、一心。


  正修的观法有十种:(一)观不思议境,(二)真正发菩提心,(三)善巧安心止观, (四)破法遍,(五)识通塞,(六)道品调适,(七)对治助开,(八)知位次,(九)能安忍,(十)离法爱。于所观行五阴、烦恼、病患、业相、魔事、禅定、诸见、慢、二乘、菩萨等十境,一一修此十种观法,所以称为十乘观法。


  本宗止观又各有三种。即三止:体真止、方便随缘止、息二边分别止。三观:从假入空观、从空入假观、中道第一义谛观。


  本宗对于修行的位次,在圆教中,说有六种次第,称为六即佛:理即佛、名字即佛、观行即佛、相似即佛、分证即佛、究竟即佛。以上内容,具如《法华经玄义》、《摩诃止观》所说。(黄忏华)


  ◎附一:吕澄《中国佛学源流略讲》附录〈天台宗〉


  (一)主要思想的来源
  就在陈隋之交,和三论宗的时代相近,思想渊源也相通,又同在江左地带,另外成立了一个佛学宗派──天台宗。那时期佛学的一般趋势都带着折衷意味,天台宗在这一点上表现尤为明显。这因它从当时流行的大乘经里举出《法华经》为中心,而此经所说要义在于开示佛教的究竟处、真实处,就和相传为佛最后所说的《涅槃经》会沟通。还有《法华》的根本思想是空性说,说明宇宙间一切现象都没有实在的、可以把握的自体,这样又和《般若经》相融摄了。至于印度的大家龙树解释《般若经》文句的《大智度论》和疏通经义的三论,自然也连带地会被吸收融化。这么一来就在学说上构成了庞大而又复杂的规模。它的主要思想虽然有些部分和三论宗同源,却不尽同。它们的异点何在呢?三论宗可说是完全培养于南方,受了偏重玄谈的影响很深;天台宗的思想则植根于北方躬行实践的学风里,于是两者便各有特色了。这只要看,天台宗尽管用罗什翻译的《法华经》为典据,又参合罗什所传的般若诸论思想,但它追溯传承,并不说出于罗什系统,而以为上承龙树,经过北齐·慧文、慧思两代讲究禅定的禅师,才构成为一派。慧文现无详细传记可考,道宣的《续高僧传》卷十七仅在慧思传里附了寥寥地几句,说他活动的时间是北齐一代,即西元550至577年,而他当时发生的影响是领众几百人,并以风格严肃着名。他提倡北方学者所注重的佛教实践法:禅法。讲究锻炼心思的集中并养成观察事理的明了、正确,从学问功夫方面说,这正是佛家三学的定学和慧学,不过,慧文禅法里的观法另有特点。据说他在研究经论时,对《般若经》第二分开始讲三种智慧的一段,很有领会。经里说,若是由“道种智”(即熟悉各种实践方法的智慧)这一基础,进一层具备“一切智”能看清一切现象共同平等的通相,更进一层具足“一切种智”能辨别一切现象全部的别相。有了这些智慧,就可以彻底消灭烦恼习气(即烦恼心思的一切残余势力),而达到佛家理想的究竟地步。在《大智度论》里,解释这一段经文并还提出三种智慧存在的时间问题,以为是可以同时兼有的。开始虽说一步步有次第,但到最后会一齐具足,而教人有下手处,说得切实些,仍有个先后次第(参照《大智度论》卷二十七)。慧文从这些经论就悟出一种禅法,在一心中间可以圆满观察多方面的道理。他更联系着《中论》的《三是偈》说,“我说即是空”的“空”是真谛,“亦为是假名”的“假”是俗谛,“亦是中道义”的“中”是中道谛。这三谛里真谛讲一切现象的通相,俗谛讲各别行法,中道谛讲一切现象各别的全部别相,这些恰恰相当于三种智慧的境界。由此构成“一心三观”的禅法,这真的是慧文无师自悟纯从领会得来的。其后,他传授这方法给慧思,再通过慧思平常对《法华经》深刻的信仰,应用到根据《法华》所修习的圆顿止观法门即“法华三昧”,并还推广于一般行事,成功“法华安乐行”(这里所说安乐含有心思坚定一无沾着的意味),实践的方法便益见具体了。这一方法又经过当时有名的禅师鉴(一作监)、最等各家的指教,这几家后来都被天台宗徒列在他们的九祖之内(参照《止观辅行》卷一之一)。因为各家称呼简略,所以人世难详,惟最师就是当时的昙无最,有现存传记可考。昙无最曾行化河北,又妙达《华严经》,能融会心性和心相两方面,发明诸法无碍的道理。这不用说,重要的是,解释具足圆融的意义,对于天台宗的主要思想是很有影响的。那时候,《华严》的义理还未明白地阐发出来,只有地论师多少释通了一部分,因此,在天台宗的学说里,也可以看出有些受了地论师影响的地方。


  (二)慧思的实相说天台宗的主要思想导源于一心三观,而归宿到实相,这是形成于慧思的。慧思得了慧文的传授以后,很感概当时江南佛学界的偏重理论,蔑视禅观,于是他双开定慧两门,日间谈义理,夜间专心思惟,以为要使佛法都有作用,应该走由定发慧的路子。他这样着重智慧,就很自然地结合到实相上来,因为智慧的究竟境界是不外于实相的。梁代承圣三年(554)他从河北入河南光州的大苏山,陈代光大二年(568)又转到湖南南岳,一直住到太建九年(577),圆寂在那里。这展转十几年的中间,他都提倡独到的实相说,最后,智顗得着他的真传。他那学说的要点,出于《法华经》。在经文的〈方便品〉里,特别提出佛的知见来做一切智慧的标准,以为佛的知见广大深远固不待说,又还成就无量未曾有法。为什么呢?就为了它能够穷尽诸法的实相。这实相又是怎样的呢?分析它的内容,即如是相、性、体、力、作、因、缘、果、报、本末究竟等,一共十项。这些话虽然也曾散见在其他经论里,但总没有像《法华经》这样会拢了而又扼要地提了出来。从前罗什门下通达《法华经》的,对于经文这一点似乎也被注意到,就如道生所作的《法华义疏》说,此处经文是用十一事缘解释了佛说的一切善法。“相”说法的外貌,“性”说法的内容,合内外为“体”,这一切法中所含有的功能是“力”,有所作为便是“作”,能发生他法为“因”,加以扶助为“缘”,能遂所期的是“果”,穷尽它的历数的是“报”,善法的开始为“本”,得着佛法的终极为“末”,最后晓了源极为“究竟”。道生这样逐项解释,虽然也够详细,但只一系列的平铺直叙而已,并看不出其间重要意义。到了慧思,才注意这些上面的真实性,而予以恰当的评价。他以为,经文所说“相”、“性”等等上面都安了“如是”字样,并不是泛泛的,它表明了相性等一一实在,而计数只有十种,又见出圆满完全的意义。因此,他在这里便决定建立所谓“十如”实相的重要论点。这事,后来智顗的著述里也有特别声明说,今经用十法摄一切法,所谓如是相等,南岳师读此文皆云如,故呼为“十如”(参照《法华玄义》卷二上)。可见这是慧思的独到见解。现在看来,这方面和当时地论师的思想多少有些关系,因为《地论》解释《华严经》处处都用十法表示圆满之意,而在《十地经论》卷三,更有“诸佛正法如是甚深,如是寂静,如是寂灭,如是空,如是无相,如是无愿,如是无染,如是无量,如是上,此诸佛法如是难得”很明白的十如文句,这自然会给予慧思的理解一种启发,而被应用到《法华经》的解释上来。另一方面,慧思这样说法也受了《大智度论》的影响。《大智度论》卷三十二说到诸法的实相即“如”,分作两类,一类是各各相即别相,一类是共相即通相,像地的坚硬,水的潮湿,是各别的实相,进一步推求坚硬、潮湿等都“实不可得”,是它们的共相。由此,慧思说十如的各个方面可算是别相,十者都谓之如,则是共相。结合这两类才尽实相的意义,就和《智论》的思想根本相通了。最后,慧思对十如的第十种“本末究竟等”又解作佛和凡夫同样的具足十法,所以说成究竟平等。从这上面也很好地指出了实践的根本依据。至于平等的法体是指什么呢?它应该有种总相,这很自然地会联系到当时所说“真心”、“如来藏”等概念上去。而这些概念意义都很含糊,还没有得着很好的辨别,所以慧思这类见解多少和后来流行的《起信论》相近。现存的慧思著述里有种《大乘止观法门》,完全依照《起信论》的说法结构而成,从它的文义上看,当然是后人托名的伪作,但是会将慧思的议论和《起信》联成一起,就思想脉络说,也并不是没有来由的。


  (三)智顗的实相说天台宗实际建立于智顗。他于梁·大同四年(538)生,隋·开皇十七年(597)圆寂。少年出家以后,曾依止过真谛弟子慧旷律师。后来陈·天嘉元年(560)到大贤山自己研究《法华》三经(《无量义经》、《法华经》、《普贤观经》),有了心得,便去大苏山跟慧思学习法华三昧,得着慧思的印可。到了三十岁(陈·光大元年,567)学成,去金陵宏开讲论,博得一代诸大德的敬服。这时期,智顗对于禅观方面的学说组织已有了头绪,著作了《小止观》、《次第禅门》等。不久,北周破佛(574),当时很多佛徒逃避到金陵,智顗深生感概,遂于陈·太建七年(575)同门人入天台山,住了十年,所以后人称呼他为天台大师。到了陈末,他仍旧回到金陵,讲《法华经》,大部著作《法华文句》便是这时写出的。陈亡之后,他游化两湖,又往庐山,还回到出生地荆州,建立玉泉寺,度他的晚年,《法华玄义》、《摩诃止观》都着成于这时期。《玄义》、《止观》,连同《文句》,被看成是天台的“三大部”,《止观》一种尤有特色,智顗的禅观成熟思想都发表在里面,他原拟写作十章,只完其七,可惜未完全璧。最后,他重回天台山,不到两年便去世了(以上参照道宣《续高僧传》〈智顗传〉)。他的门人得其真传的有灌顶(561~632),智顗的大部着述都是由他笔记的。以后的传承,是法华智威(?~681)、天宫慧威(634~713)、左溪玄朗(673~754)。在这几代中间,因为初唐慈恩、华严各宗勃兴,天台宗势没有得到开展,直到中唐,由于荆溪湛然的努力,方才中兴起来。


  智顗学说的重心,也是放在实相上面。因为从大乘一方面看佛说的特征只有实相,所以《大智度论》里以实相为佛说的唯一法印。智顗根据慧思的十如思想再加发挥,就有“一念三千”的说法。这从人本的观点出发,由凡圣境界分判成为六道、三乘和佛,一共十个阶层,谓之十界。这些并非固定不移,仍可随缘升沉或示现。像六道中低级的狱畜可以向上到达佛的地位,而佛界也可示现为六道,所以每一果都具备所余九界的可能性,这样十界互具,岂不就构成百界。再分析它们的法体,基本上不外五蕴,谓之五蕴世间。由五蕴构成有情个体,谓之有情世间,此外还有依住的山河大地等等,谓之器世间(三种世间对佛界而说,便是非漏无漏的五蕴,揽常住蕴的尊极有情和常寂光净土)。百界各各具备三种世间,即有三百之数。再按实在,每一世间法体都有十如,这样就成为三千如了。三千名目当然不能拘拘于数量,只可看作形容整体宇宙之辞。又讲到实相来,整体的宇宙相貌也就念念具备在日常心思即所谓介尔阴妄的每一念上面,所以随处都得构成观境;这是依据止观正见的境理而言,也是一种总相法门的解释。在那时候的义学家像地论师举出“法性”为万法的依持,摄论师又以“藏识”为一切种子或根源,这些总相的说法都着了迹象,出于思拟推测,智顗一概不以为然。他说,一念三千,森然具备,可以看成法界本然,无须更有依待的。在种种世间,种种界交互涉入而存在着的实际里,一切法的当体和所有性能自然都会圆满具足的,因此,一念三千的实相说也称为“性具”。另外,从一切法存在的意味说,智顗又发展了慧文的“一心三观”思想成为“圆融三谛”的观法。这偏重止观的能观方面,而它的出处仍旧是《中论》的三是颂。他以为那个颂文里就含着相即──即空、即假、即中的精神,不过分别说成三谛。因为一切法都由各种条件具备而发生,所谓“缘生”,就不会有“生”的自体,而成了“空”。诸法虽空,却有显现的相貌,这成为“假”。这些都超不出法性,不待造作,法尔自然,所以又成为“中”。三层义理在任何境界上都有,由此见得相即。换句话说,随举一法,既是空,又是假,又是中。这可用圆融的看法去看。以空为例,说假,说中,都有空的意义。因为如何成假,有它的缘生,成中也属缘生,缘生即空,所以非但空为空,假和中亦复是空,于是一空一切空。同样,也可从假,从中来看一切一味。三谛相即的意义说到如此地步,可谓发挥尽致,故称圆融三谛。这两层实相说,一念三千和圆融三谛,极端主张一切法平等,都是天台止观的中心思想,也被称为止观所正观的不思议境。不思议并非神秘,不过表示这是无待的、绝对的而已(以上参照《摩诃止观》卷五上)。


  (四)教判
  天台宗主张教观并重,这仿佛是理论实践的一致。智顗尝说,教从观起,观还从教起(见《四教义》卷一)。因此在他关于止观的着作里有“起教”篇目,而讲究教相的著作里又有“观心”论题,随处表现着教观联系的密切;只可惜文记残缺,还不能使人穷尽它的精义。现在就天台宗谈教的一方面说,他们是要在佛说全体统一的基本概念上,对于各部分加以剖析解释,以求了解真相;这也可说是要明白每一部分的佛说对于全体应有的意义。如此解释佛说的方法即是判教,当南北朝时代早已流行。因为那时从印度传来的佛学由龙树到无着,显然是一大转变。非但他们的著书立说不同,就是他们所依据的教典也有些宗旨各别,所以含有不少差异,在用心的学人自然会有从根本上去寻解决的要求。并且当时流行的教典像《法华》、《涅槃》等经经文里,对于释迦一代言教怎样地次第开展也作了说明,就又指示学人解决佛教统一问题的途径。不过各家见解不一,因此有各种的判教说法。到了天台立宗时,综计南北各家所说,凡有十种,通称“南三北七”。南方说的比较单纯,大都从顿渐不定三类分别来看。北方之说比较复杂,从主张佛说一音起到六宗止,各各不同。智顗对这些说法都不谓然。他另由佛教里选一中心来解释各方面内在的关系,这样构成一种有重点而又全面的组织。所谓中心即是《法华经》。在他所著《法华玄义》最后释教相的一章开始就有这样的话:“若弘余经不明教相,于义无伤;若弘《法华》不明教者,文义有缺。”而在另一著作《四教义》卷一也说:唯有《法华》和《方等》、《大集》具有四教之文,余经不备。这都说明他以《法华》为中心来判教的理由充分。即由此而有“五时八教”的说法,简称为“四教”说。实际上他对当时南北各家异解都有所采取,也可看作是批判异解而得的结论。


  现在略为解释五时八教说的内容。五时,是依《涅槃经》里佛说开展如同牛乳五味(乳、酪、生酥、熟酥、醍醐)的譬喻中建立的。在佛一代说法中,为着适应机缘的差别,或者施权,或者显实,可以粗分五个阶段:(一)华严时,(二)鹿苑时,(三) 方等时(说《大集》、《宝积》、《思益》、《净名》等),(四)般若时,(五)法华涅槃时,这就是五时。此外,由说法的形式和内容各有四种,合成八教。形式方面称为“化仪”,譬如医生的处方;内容方面称为“化法”,譬如处方中的药味。化仪四教,首先是顿教,大乘圆满教理直下全提。其次渐教,由小而大,次第宣扬。再次秘密教,受教的同听异闻,或顿或渐,都以为对自己所说。最后不定教,也是一齐听法,而领会不同,或于顿中得渐义,或于渐中得顿义,但都知道佛是普遍而说。实际后二教即从旧判三分法的“不定教”开了出来。秘密可说是隐覆的“不定”,而不定乃是显露的“不定”。以上四教可以和五时相配合。最初华严时为顿教,因为它一下就说佛成道时的自内所证。次三时为渐教,随着三乘根基,逐渐从小入大。在此顿渐中间,都含有秘密不定,只是末时法华、涅槃超然于顿渐秘密不定之外,因它已在收获阶段,如同服药见效再用不着处方了。化法四教是藏、通、别、圆。最初藏教,依据小乘经律论三藏而立。这三藏在小乘学人看来都是金科玉律,因此成了固定内容,而局限在不究竟范围内。其次通教,这是大小乘相共而前(藏)后(别圆)相贯的,如同《般若经》中共般若之说。再次别教,但说大乘不共法,和前(藏通)后(圆)各教都有区分,如同《般若经》中不共般若之说。最后圆教,说的大乘究竟义理,圆满具足而又无碍圆融,故称为圆。以上四教再和五时配合,最初华严时当然是圆,而说意兼别,所以华严会中可有二乘在座如聋如哑。第二鹿苑时但是藏教,主要说小乘法。第三方等时因为说法通于三乘,看它所对而异,并不决定属于那一教。第四般若时,除藏教外,兼明后三教。最后法华涅槃时,专门开显圆顿义理,唯一圆教。《法华》本已究竟,但还有不能得益的,故又重之以《涅槃》,正如谷物得有早熟晚熟的区别一样。如此配合五时到了《法华》为止,叫做前番五时。假使《法华》还不了,要到《涅槃》为止,就叫后番五时。此说不单推重《法华》,也包括了当时流行的《涅槃》,从这一点,可见天台宗的判教实际丰富,和旧说大大不同。它并还有种特点,一方面说五时和化法四教各各区别,乃至年代先后都凿然可指,这是所谓别义;另方面又说五时四教并不能以时间乃至经教部类相限制。譬如以华严义门为例,不一定《华严经》里才有解说,便在其余地方也会散见。这样互相融摄,谓之通义。而从前各家立说有拘牵难通的地方,也就能由此得着相当的解决。另外,天台宗对于化法四教的判位也极其详细,特别是别圆二教,依据《璎珞本业经》所说,开出五十二位,圆教更用“六即”(理、名字、观行、相似、分真、究竟)相贯通,作为区别,于是各教分位从所断烦恼(这又按照性质分成见思、尘沙、无明三类)的程度不同,见出它们的高下浅深,并可以一一得其对照。这样的分析解说,煞费苦心,实在是空前的。


  ◎附二:慧岳《天台教学史》第六章(摘录)


  创建道场(大陆之天台宗)


  (1)谛闲大师亲自创建──观宗讲寺及其他


  观宗讲寺是谛闲大师,从延庆寺的观堂旧址改造而成。所谓延庆寺是宋·四明法智(960~1028)大师,为中兴天台教观所创建,分前后两院,于元丰年间(1078~1085),曾由介然法师,按照《观无量寿佛经》的修观行法,建立十六观堂,其周围得河水环绕,气魄雄壮,庄严威风!更在乾嘉年间(1736~1820),虽曾重修殿宇而独立门户,然至清末,却渐荒芜,民国元年冬,谛闲大师受沈知县的恳请而中兴,新建大雄宝殿、天王殿、藏经阁、止观院,且严订规约,规模焕然,为尊仰四明大师的遗意,以三观为宗,说法为用,遂改称为观宗讲寺,成为东南名刹。其创设天台弘法研究社,诚是民国研究天台教学的专门学府。


  谛闲大师亲自创建的道场,除观宗讲寺之外,还有天台山之万年寺(民国十五年),杭州之梵天寺、永嘉白象寺之宝塔及解脱池、功德林。又修缮重兴者,有温州头陀寺、绍兴戒珠寺、黄岩常寂寺、海门西方寺、雁山灵岩寺等(参照《谛闲大师年谱》)。


  (2)谛公大师门下的创建
  宝静老法师,于民国初年,在香港创建弘法精舍。又倓虚老法师,于民国十年,创建营口楞严寺。再在民国十一年,于长春创建般若寺。同年,在哈尔滨创建极乐寺,沈阳复兴般若寺。民国二十年,创建青岛湛山寺。民国三十一年,在天津复兴大悲院。且倓老的法眷们,如慧一、静空,曾于民国十六年,在绥化创建法华寺。定西、惺如法师,曾于民国十八年,在黑龙江创建大乘寺。如莲法师,于民国二十七年,复兴吉林观音古刹等,以上是十方丛林。还有支院十七处,即:民国十年,如莲法师在吉林创建广济寺。民国十一年,倓老亲自在德惠县创设弥陀寺。同年,倓老与慧如法师在沈阳复兴永安寺。民国十三年,慧一法师在巴彦县,创建皈原寺。民国十五年,继如法师在舒兰县,创建明真寺。民国十七年,蕴虚法师在朝阳县,创建华严寺。民国二十二年,倓老在青岛,创建湛山精舍。民国二十三年,定西、乘一法师,在一面坡创建普照寺。民国二十五年,遍虚、能智法师,在通寮县,创建圆通寺。同年,继如法师在呼兰县,创建净土寺。民国二十六年,专修法师在松浦县,创建观音寺。同年,定西、德一法师,在海伦县,得金居士喜舍家宅改建为海会寺。民国二十八年,澍培法师在朝阳县云培山,创建兴福寺。同年,唯一法师在扶余县,创建如来寺。还有森桂法师,在三岔河创建高明寺。民国二十九年,定西、显亲法师,在望奎县创建寂光寺。民国三十四年,善果法师在长春,创建大佛寺等。(中略)


  香港之天台宗
  对日抗战胜利后,大陆上的僧众们,在民国三十八年(1949)间,都纷纷向外地去发挥,唯与天台宗有关的,如:倓虚、海仁、乐果、显慈、定西、洗尘、觉光、大光大师等,都先后在香港高树法幢,创设道场,故天台宗之在香港,遂成为佛教空前的兴盛!玆叙述其功绩于次:


  (1)教育事业
  香港佛教的天台宗,先有宝静老法师,曾于民国初年、创建弘法精舍,至民国三十八年,由倓虚老法师接办,改称为华南佛学院。据云:虽只办两届(六年),竟培育出优秀的僧才不少。


  尤其定西老法师所领导的荃湾东林念佛堂之弘法研究社,每日按时授课,内容是天台三大部和五小部,如:妙净、净真、济涛法师等,都是当时杰出的研究员。


  还有海仁老法师,在大屿山阿弥陀林,经常为学徒们,以天台仪规讲解《法华》、《楞严经》等。如慧广、源慧、圣扬、祖印、泉慧,宏量、真常、了知,慈祥、宽荣、宽如、慧光、敏生、文珠、觉岸、贤德法师,及林楞真女居士等,都是海老培育出来的杰出人材,现在都散在各地树立法幢,阐扬天台教法。上述,宝老、倓老、定老、海老的如是功绩,诚是香港佛教史上不可磨灭的。(中略)


  台湾之天台宗
  台湾之佛教,是传自明末,由延平郡王世子郑经为其母创建台南开元寺始。然成为整然的佛教规模,却是民国初年,由善慧(月眉山灵泉寺)、本圆(观音山凌云寺)、觉力(苗栗法云寺)和尚等之弘扬,始获遍布于全省。但其所属寺院,都是局限于禅宗门下(曹洞、临济)。


  关于天台宗的弘扬,即是著者的先师──斌宗上人,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曾在观宗讲寺的弘法社,亲近过宝静老法师。二十六年转至天台山国清讲寺,亲近静权老法师。民国二十九年回台,于三十二年间,创建法源讲寺于新竹市古奇峰,同时创办天台宗高级研究班。三十八年改称为南天台佛学研究院。民国四十四年,创立南天台弘法院于台北市中山北路,四十五年创建法济寺于碧潭涵碧峰上。


  还有倓虚老法师的门人──慧峰法师,于民国三十七年来台,三十八年创建湛然精舍于台南市,四十一年创建法华精舍于高雄县大岗山。(编按:慧峰法师逝世后,由其弟子水月法师继续弘扬天台学,并戮力于因明学之推广。此外,斌宗上人弟子慧岳法师,亦弘扬天台甚力,曾先后出版新式分段标点本之天台名着,如《止观辅行传弘决》、《法华玄义释签》、《释禅波罗密》等书,对研学天台者裨益甚大。此外,又撰述甚多佛学著作行世,对台湾地区佛教学术之提倡甚有启发之功。)


  民国五十八年,觉光法师创设正觉莲社于台北市光复南路。


  乐果老法师,于民国五十八年间,由香港来台,在南投县埔里观音山创建佛光寺。


  至于文化出版事业,民国五十六年间,有演培法师,曾译出日人──安藤俊雄博士着《天台性具思想论》(由慧日讲堂流通)。又香港的晓云法师(倓老门下),于五十八年间来台,主长中国文化学院的佛教文化研究所,也出版了不少书。(中略)


  在台湾天台教学史上,不能忽略的是,倓虚老法师的高足──蔡念生老居士,他虽年迈古稀,还是提倡印经、素食、戒杀、放生等,且其称道的文章,不下两百万字,都是远承智者大师的思想,近继谛公、倓公的遗志而贡献佛教,尤其对于《中华大藏经》的编订工作,不遗余力,诚是我们后辈们,当须效法的。


  ◎附三:〈天台宗〉(摘译自《佛教大事典》)


  日本的天台宗以传教大师最澄为初祖。他曾与弟子义真一起入唐,受法于道邃、行满。回国后,于京都比睿山弘扬所学,以中国的天台为基础,再融合禅、真言与菩萨戒法,因此与中国的天台宗颇有差异。其后,圆仁、圆珍先后入唐,除师事宗颖、良谞习台教外,亦从诸师受密法,返日后,致力于天台密教的普遍化。至安然时,日本天台宗已极端密教化,是以称为台密(睿山系统)。


  平安中期,圆仁、圆珍之门徒间产生纷争,法系分裂为二。圆珍徒众脱离比睿山而住园城寺(三井寺),称为寺门。比睿山则称山门。山门至中兴之祖良源时,其弟子源信鼓吹净土思想,创惠心流;另一弟子觉运则立檀那流,合称惠檀二流。


  台密系统,至后世总计有十三个流派。此一系统对日本佛教影响颇大。如源空(法然)、亲鸾、荣西、道元、日莲等,均曾求学于比睿山。平安末期以后,天台宗各流派逐渐重视口传,不轻易著述,也不轻易传授他人,致使天台教学逐渐衰微。此后,因僧兵崛起、政权的争夺及织田信长的烧讨,比睿山一度没落。至江户时代,因东睿山与日光山(与比睿山合称天台三山)的先后开创,得以恢复旧观。当时,幕府亦奖励学问,天台教学乃逐渐复兴。


  二次大战后,日本各宗大寺纷纷独立,属于天台系统的有天台寺门宗(园城寺)、天台真盛宗(西教寺)、和宗(四天王寺)、圣观音宗(浅草寺)、修验宗(圣护院)等二十余宗。本宗主要的法事有每五年一次的法华大会、广学竖义,及每年一次的圆顿授戒、御修法、睿山讲等。宗立学校有大正大学、睿山学院。


  朝鲜的天台宗,初传于新罗时代。高丽肃宗二年(1097),义天在国清寺宣讲天台宗义,天台宗乃成为正式宗派。此后,向来的五教九山为五教两宗所取代。五教指:戒律、法相、涅槃、法性、圆融;两宗指曹溪、天台。其中,曹溪、天台两宗尤为兴盛。高丽末年,天台宗分裂成天台法事宗及天台疏字宗二宗。其后,李朝太宗七年(1407)的天台宗,及世宗九年(1427)的曹溪、总南宗,均再度统合于禅宗之下。


  目前,朝鲜的天台宗,乃1946年朴准东于忠清北道丹阳郡救仁寺所立,称为大韩佛教天台宗。1967年,该宗于文教部完成登记,以《法华经》为所依经典,以完成自我、建设佛国土为宗旨。


  [参考资料] 《佛祖统纪》卷五~卷二十二;《天台九祖传》;《八宗纲要》卷下;《中国佛教的特质与宗派》、《天台学概论》、《天台宗之判教与发展》、《天台思想论集》、《天台典籍研究》(《现代佛教学术丛刊》{31}、{55}~{58});《天台思想》(《世界佛学名著译丛》{60});岛地大等《天台教学史》;岛慈弘《天台宗读本》;福田尧颖《天台学概论》;惠谷隆戒《天台教学概论》。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