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双击自动卷屏 
上传时间:2006-11-6 21:30:02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作者:《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八十卷。唐·澄观撰。作者先于兴元元年到贞元三年间(784~787)撰《大方广佛华严经疏》(略称《大疏》,《大正藏》第三十五册)六十卷,解释唐译《大方广佛华严经》文,后来又为弟子僧睿等百余人撰《大方广佛华严经随疏演义钞》(略称《演义钞》,《大正藏》第三十六册)九十卷,解释疏文。《疏》、《钞》原来别行,到了宋代,晋水净源(1011~1088)才录疏以配经,编为一二0卷,称为《华严经疏注》(现缺第二十一至七十卷、第九十一至一百卷)。后人更会钞入疏,称为《华严经疏钞》。


  唐译《华严》于唐武后证圣元年(695)译出后,法藏即撰《新译华严经略疏》,写到第十九卷而圆寂,弟子慧苑继承遗业,撰《续华严略疏刊定记》,但《刊定记》所说往往和法藏所说不同:(1)慧苑依《究竟一乘宝性论》立四种教,异于法藏的五教教判;(2)慧苑立德相、业用两重十玄、异于法藏的一重十玄说,都是其荦荦大端。澄观的《大疏》和《演义钞》,便是为破斥慧苑异说、复兴贤首大义而作的。


  《大疏》立十门解释经文,《演义钞》分四段解释疏文。《大疏》十门是:


  (1)教起因缘:述佛说《华严经》的缘由,在因及缘两方面各有十义。


  (2)藏教所摄:《华严经》在经律论三藏中属经藏摄,在声闻菩萨二藏中属菩萨藏摄。在小、始、终、顿、圆五教中,是圆教所摄。


  (3)义理分齐:《华严》圆教乃是别教一乘,由所依体事,摄归真实、理事无碍、周遍含容(即事事无碍)四个十门以显无尽。此中周遍含容十门是:同时具足相应、广狭自在无碍、一多相容不同、诸法相即自在、秘密隐显俱成、微细相容安立、因陀罗网境界、托事显法生解、十世隔法异成、主伴圆明具德。此即依《华严教义章》及《探玄记》的十玄门而立。


  (4)教所被机:《华严》所被,有五类机根,其中第一类一乘圆机,正是《华严》教摄。


  (5)教体浅深:说教体从浅到深,大略有音声言语、名句文身、通取四法(声、名、句、文)、通摄所诠、诸法显义、摄境从心、会缘入实、理事无碍、事事无碍、海印炳现十门。该罗收摄,无一不是教体,但后二门是《华严》所宗。


  (6)宗趣通别:通述昙隐所立因缘、假名、不真、真实四宗,又总收佛一代的教法为我法俱有、法有我无、法无去来、现通假实、俗妄真实、诸法但名、三性空有、真空绝相、空有无碍、圆融具德十宗。别明《华严》一经的宗趣,以法界缘起不思议,或因果缘起理实法界不思议,或法界理实缘起因果不思议为宗。


  (7)部类品会:此有四门。{1}彰本部,说《华严》有略本(指晋、唐两译)、下本、中本、上本、普眼、异说、主伴、眷属、圆满十类。{2}显品会,说晋译《华严》说佛七处八会,唐译说七处九会。{3}明支类,先显从大本《华严》流出的别行经,有《兜沙经》、《菩萨本业经》等。次说《修慈经》、《金刚鬘经》、《如来不思议境界经》等,都是《华严》的流类。{4}辨释,有龙树的《大不思议论》、世亲的《十地经论》、北齐·刘谦之的六百卷《华严论》及北魏·灵辨的一百卷《华严论》等。


  (8)传译感通:先明晋、唐两经翻译及补阙的年代,次明传道感应的事迹。


  (9)总释名题:先用十门,解释经的题目,次分四段,解释〈世主妙严品〉的名称。


  (10)别解文义:先举十例,后用三分科说,以第一〈世主妙严品〉为序分,第二〈如来现相品〉以下为正宗分,第三十九〈入法界品〉:“尔时文殊师利从善住楼阁出”以下为流通分。又依佛说此经之处分全经为七处九会:初会在菩提场,说毗卢遮那如来依正因果法门,即〈世主妙严品〉以下六品。第二会在普光明殿,说十信法门,即〈如来名号品〉以下六品。第三会在忉利天宫,说十住法门,即〈升须弥山顶品〉以下六品。第四会在夜摩天宫,说十行法门,即〈升夜摩天宫品〉以下四品。第五会在兜率天宫,说十回向法门,即〈升兜率天宫品〉以下三品。第六会在他化自在天宫,说十地法门,即〈十地品〉一品。第七会重会普光明殿,说等觉法门,即〈十定品〉以下十一品,前六品明因圆,后五品明果满。第八会三会普光明殿,说普贤行法,六位顿修,即〈离世间品〉一品。第九会在室罗伐城逝多园林,说入法界法门,即〈入法界品〉一品。更就能诠之文归纳九会为四分,初会〈世主妙严品〉以下六品为举果劝乐生信分,第二会〈如来名号品〉到第七会〈如来出现品〉三十一品为修因契果生信分,第八会〈离世间品〉一品为托法进修成行分,第九会〈入法界品〉一品为依人证入成德分。又就所诠之义说《华严》一部有五周因果:初会六品,前五品显示毗卢遮那的果德,后一品阐明他的本因,叫作所信因果。从第二到第七会中〈随好光明功德品〉共二十九品,前二十六品辨因,后三品明果,叫做差别因果,或生解因果。第七会二品,前〈普贤行品〉辨因,后〈如来出现品〉明果,叫作平等因果,或出现因果。第八会中初明五位因,后明八相果,叫作成行因果,或出世因果。第九会中初明佛果大用,后显菩萨起用修因,叫作证入因果。


  《演义钞》的四段是:(1)总序名意,解释〈疏序〉的文意;(2)归敬请加,演绎《大疏》〈归敬偈〉的文意;(3)开章释文,说《大疏》开十门以释经文;(4)谦赞回向,说《大疏》最后的〈回向偈〉。


  澄观之作虽以恢复法藏的真意为己任,但因其早年曾遍就三论、天台及禅宗南北两系的学者受学,特别是受禅宗、天台的影响很深,因之他的学说掺加这二宗的成份很多,就和法藏的原说有了出入。像他在〈华严归敬偈〉的疏钞中,就说作疏的目的是:“用以心传心之旨,开示诸佛所证之门;会南北两宗之禅门,撮台衡(南岳)三观之玄趣;使教合七言之旨,心同诸佛之心。”而他在《疏钞》中常将《华严》和禅融会而谈,像解释〈菩萨问明品〉的“非识所能识,亦非心境界,其性本清净,开示诸群生”一偈,先说了别就不是真知,不是识所能识,以除遣南宗以了见心性为真知的病。次说瞥起也不是真知,不是心的境界,以除遣北宗以起心看心为真知的病。后说心体离念不是有念可无,说性本清净,是双会北宗的离念和南宗的无念。又法藏说明五教中顿教,只举《维摩》所显离言不二等。《演义钞》却说“达摩以心传心正是斯教”。《大疏》还说法藏所立五教,“大同天台,但加顿教”;这和慧苑说法藏的五教大都受天台的影响,“唯加顿教令别”,依然相同。又在明十宗中,把法藏所立“一切皆空”、“真德不空”、“相想俱绝”、“圆明具德”四宗,改为“三性空有”(又作“二谛俱有”)、“真空绝相”(又作“二谛双绝”)、“空有无碍”(又作“二谛无碍”)、“圆明具德”四宗,来和始、终、顿、圆的次第配合。其次,疏钞又将华严、天台两家最大的异点性起和性具相结合。像《大疏》在卷二十一中援用天台家的“性具善恶”之说,解释〈夜摩天宫偈赞品〉说(大正35·658c):“心是总相,悟之名佛,成净缘起;迷作众生,成染缘起。缘起虽有染净,心体不殊。(中略)是以如来不断性恶,亦犹阐提不断性善。”《演义钞》卷四十二又说(大正 36·323c):“此即涅槃经意,天台用之,以善恶二法同以真如而为其性,(中略)故无尽也。”《演义钞》卷一解释〈疏序〉“真妄交彻即凡心而见佛心”句又说(大正36·8b):“若论交彻,亦合言即圣心而见凡心,如湿中见波,故如来不断性恶,又佛心中有众生等。”皆是其例。


  宋·净源录疏注经以后,明世宗嘉靖年间(1522~1566),有妙明法师,厘经入疏,厘疏入钞,成《华严疏钞会本》,镌板流通,存武林(杭州)昭庆寺,世称昭庆本。现行《续藏》本(⑧~①①),即以此为底本,但真可的弟子道开在神宗万历年间(1573~1619)撰《藏逸经书标目》评斥昭庆本说:“起止配合,率多牵强。”到熹宗天启年间(1621~1627),嘉兴叶祺胤,即以《南藏》别行本校订昭庆本重刻,《玄谈》八卷,《疏钞》八十卷,收入嘉兴《续藏》。清龙藏本及金陵刻经处的刊本,都系以此本为底本。但以原来删节不全,会合不当,所以龙藏本及金陵本都跟著有讹略。1939年华严疏钞编印会,广泛搜集藏本及其他流通本,参互校勘,简择异同,经过六年而编印告成,可称为《疏钞》较善的刊本。此外关于《疏钞》的“悬谈”部份述作,有辽·鲜演撰《华严经谈玄决择》六卷(现阙初卷),元·普瑞撰《华严悬谈会玄记》四十卷等(《频伽藏》收有《大方广佛华严经疏演义钞》二十九卷,实在也是一种《疏钞》的“悬谈”部份会本,卷首有〈疏钞序〉的注解一段,大概是编者所撰)。(黄忏华)

联系电话: 0592-2097933

Email: zd933@163.com

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 厦门市分行 厦大分理处 户名:黄德中(释智德之俗家名) 账号:6227-0019-3567-0013-613

寺址:中国福建省厦门市南普陀寺 邮编:361005